股票 share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股票 > 美国多数对冲基金正在减仓美股,谁在推高美股?

新闻

拜耳股份和强生公司已以7.75亿美元解决超过25,000件美国诉讼案 拜耳股份和强生公司已以7.75亿美元解决超过25,000...

根据周一法庭文件显示,拜耳股份公司和强生公司已同意解决超过25,000件美国诉讼,指控他们的重磅血液稀...

  • 日本零售商乐天将成Lyft公开募股的最大受益者

    日本零售业的亿万富翁,而不是硅谷的神童,有望成为Lyft Inc.即将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的最大受益者。 文章显示,Hiroshi’Mickey’Mikitani的电子商务集团Rakuten Inc.拥有13.1%的乘车公司的A类股票。根...

  • 花旗集团首席技术策略师菲茨帕特里克:随着收益率...

    据悉,美联储对加息的惊人表现以及疲软的经济数据使得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关键部分接近美国央行过去曾被迫降息的水平。 美联储周三将其收紧货币政策的三年动力推向戛然而止,放弃了对经济放缓迹象的今年任何加息...

  • Apple通过电视,游戏和信用卡产品改造服务

    昨天,苹果公司试图重新推出自己的娱乐和金融服务公司,该公司还推出了iPhone,因为它推出了流媒体电视服务,信用卡和在线游戏商场。 这家全球第二大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揭开了名为Apple TV +的电视和电影服务的序...

美国多数对冲基金正在减仓美股,谁在推高美股?

发布时间:2019/02/15 股票 浏览:52

尽管美国两党达成协议避免政府再度关门令隔夜道琼斯指数大涨1.5%,但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张刚(化名)坦言“这不足以让自己感到兴奋”。

“事实上,1月美股反弹7%创下1987年以来同期最佳涨幅期间,我们不但没有加仓追涨美股,反而逢高削减了逾30%美股持仓,将资金转向现金、美国国债与新兴市场高信用评级产品。”究其原因,他们内部认为1月以来美股大反弹其实在上演“最后的疯狂”——尽管美联储转向鸽派加息与中美贸易摩擦缓解令风险偏好回升,吸引资金重回美国科技股怀抱,但在不久的未来,美国欧洲英国经济增长乏力、全球贸易摩擦不确定性、英国脱欧一波三折、特朗普减税政策对经济拉动效应递减等因素,会让美股再度回到下跌轨迹。

他坦言,这两天他所在的对冲基金交易员正在讨论是否择机逢高沽空美股,原因是这轮美股反弹幅度似乎与未来美国经济衰退几率增加形成“背离”,令沽空美股正变成胜算最高的套利交易之一。

持类似观点与交易策略的对冲基金不在少数。

美银美林最新调查显示,认为标准普尔500指数将在2931点见顶的投资者比例,从去年9月的11%跳升至本月的34%。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对现金的配置比例达到44%,创下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高值。与此对应的是,他们对美国股市的配置比重降至9个月来最低。

“事实上,针对未来美国经济负增长尽早做好布局,才是当前对冲基金制定交易策略的主旋律。”张刚直言。

未雨绸缪才是主旋律

在张刚看来,不只是他所在的对冲基金对此次美股反弹“冷眼旁观”,不少大型对冲基金都趁着美股反弹机会悄悄削减美股头寸。究其原因,他们都预期美国经济将在未来一两年出现负增长。

曾准确预测次贷危机的对冲基金大佬Kyle Bass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随着财政刺激效应逐渐衰减,美国经济很可能将在2020年中期陷入温和型衰退,令今年美股可能继续下挫。

在全球最大的公募基金Vanguard首席投资官Greg Davis看来,美国居高不下的政府债务与再创新高的家庭债务,将成为制约美国经济增长的一大风险,加之贸易摩擦带来的经济负面冲击,即便2019年美国经济不大会陷入衰退,但明年这个几率将变成50%,由此带来的后果,是未来十年美股回报较五年前预期减少37.5%(从8%降至5%)。

“事实上,近日美国政府公布的政府债务与家庭债务数据,让对冲基金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进一步升温。”张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周一美国政府债务首次突破22万亿美元大关,意味着政府借债融资需求对私人部门投融资的“挤出效应”进一步加大,导致美国经济负增长几率上升。而美国家庭债务创下历史新高,较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期的峰值高出7%,则预示着美国家庭消费能力透支幅度骤增,令未来美国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前景堪忧。

在张刚看来,这也是他们决定趁着1月以来美股反弹机会削减逾30%美股持仓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经历了去年美股回吐全年涨幅与对冲基金全行业亏损6.8%,目前整个对冲基金投资委员会对美股高波动性与潜在风险变得极其敏感——在美股反弹幅度超过经济基本面与企业业绩增速,有可能引发新一轮剧烈波动的情况下,他们宁愿选择获利离场。

近日他注意到,不少激进的对冲基金开启了沽空美股模式,甚至部分对冲基金持有的美股空头头寸接近基金条款规定的上限。

这在部分机构的调研数据里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摩根大通主要经纪部门编制的客户数据显示,2月初,对冲基金将美股持仓调低至过去12个月以来新低值同时,以多空比衡量的净持仓也接近去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高盛最新调研数据则明确显示,1月份其客户在美股的卖空与买入的比率为5:1,市场看空情绪明显。

谁在推高美股?

尽管没有“掺和”美股反弹,但张刚颇感好奇的是,究竟是哪些资金入场引发1月以来美股大反弹。“华尔街对此众说纷纭,有机构觉得一些大型机构借着美联储转向鸽派加息之机抄底拉高美股(尤其是科技股),以减轻去年12月美股大跌所带来的净值下滑压力,也有机构认为是海外资金(尤其是日本套利交易资金)在抄底美股套利,引发了美股这轮反弹。”张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不少对冲基金认为最大的幕后推手,其实是事件驱动交易策略资金,而他们也是这波美股反弹的大赢家。

彭博对冲基金数据库的初步数据显示,受1月美股反弹影响,当月对冲基金总体回报率为2.9%,创下去年7月以来的首次单月正回报。其中,事件驱动策略与股票对冲策略当月回报率分别为5.4%与4.4%,领跑整个对冲基金交易策略。

张刚认为,事件驱动策略加仓美股反弹获得高回报,并不令市场感到意外。因为这类交易策略资金更倾向追涨具有资产重组、资本运作、业绩高增长的科技股或热门概念股,而1月以来美股反弹令美国科技股股价较大幅度回升,让他们总算扬眉吐气一回。

一位美国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经理对此直言,过去一个月他并没有加仓美股,反而也在美股反弹期间逢高减仓了约20%美股头寸。原因是尽管不少美股公布的去年四季度业绩增速超过市场预期,但这种业绩高增长正随着宏观经济衰退几率上升变得不可持续。

在他看来,目前全球股市反弹的内在驱动因素截然不同——新兴市场股市反弹,得益于资金实实在在的流入与金融机构对其经济增长前景的看好;而美股的这轮反弹,更像是资本逢高离场的“杰作”。

姓 名:
邮箱
留 言: